麟钧

亲爱的,你怎么还活着2

·abo世界观
·生子预警
·十分的ooc,现在关掉还来得及。

“先生,您绝对想不到”玛丽故作镇静,但脸上还是有掩饰不住的喜悦之情。“我抓住他了,那只自由的麻雀,杰克斯派罗。”

“这就是你晚归的理由吗?”贝克特勋爵看着前面跃跃欲试的女孩儿“你这么做太不把自己的安危当回事了,你居然去抓海盗。难以想象,哪位淑女会这样做。”
“我知道了,先生”玛丽闷闷道“下次我会注意在白天就抓住他的。”
“算了”贝克特还是不忍心让他的小女儿伤心“你干的不错,但是下次记得注意安全。”
“谢谢您”玛丽眨了眨她那亮晶晶的眼睛“我已经把杰克绑在您的书房了,绑的死死的,他绝对逃不了!”
贝克特看着玛丽,不知道自己的教育是哪一环出了问题。

jack醒来,没有熟悉的干草和铁栅门,倒是有张熟悉的脸。白皮肤,蓝绿眼,怪不得那小姑娘那么眼熟。
“我假设你可以解释你的目的,jack”拖着长长地贵族腔“是什么伟大的宝藏能让伟大的斯派洛船长靠近陆地?”
“那是你女儿吗?”jack毫不在意地打量道
“亲爱的,多年不见,你都有女儿啦,要我说,她可......”
“是侄女”贝克特打断他“现在请斯派罗船长回大牢待着”他顿了顿,又补充道“把我的东西放下,不,泡芙你可以留着我说的是小刀,还有别抠上面的镶钻。”

上天带来一个巨大的惊喜,来弥补这个可怜人,只是迟到了那么十几年。天知道,贝克特这些年是怎么疯狂的诅咒斯派罗的。可这只扰人的麻雀,却总是拥有海神的眷顾。而现在,在贝克特只想忘记他的时候,施施然的回来,毫不在意的压制贝克特的底线,一如当年。贝克特想要场好生意而杰克让他赔得精光,颜面扫地。理智告诉他应该让杰克吊在广场上以震慑其他势力。但他却无比想留下杰克。该死的,杰克一出现,他的脑子就开始不受控制,他甚至还没问出什么,就把又放杰克回去了,这看起来就像只心虚的猫咪。要命的是,玛丽对杰克好像不是一般的感兴趣,贝克头该怎么解释跟他的女孩跟杰克之间该死的血缘关系。

杰克斯派罗,海神的宠儿。最快的黑珍珠号上唯一的船长,现在正因为醉宿而艰难的与自己的脑子抗争着,鬼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按理讲,杰克现在应该在龟岛上抱着朗姆酒享乐,而不是在牢里想着怎么勾引一只狗。尤其是关着自己的长官还是老情人,被他始乱终弃的那种。杰克看着加固的牢门,只觉得贝克特这次不把p烙满他全身,是逃不掉了。

但是,海神还是爱他的。第五天时,他迎来一位特殊的访客。
玛丽·简·贝克特,他老情人的女儿。看着那几乎一样的瞳色,鬼才相信这是侄女。杰克太了解贝克特的谎言了。
这位小姐看起来强势、信心十足,但精致的妆容和凌乱的头发暴露了她,这显然是从宴会上溜出来的,而且她的无名指还一直在打颤。
比贝克特当年差多了,杰克懒洋洋的想,想居然只身一人来这地牢,这股傻劲贝克特可没有,肯定是她双亲中的另一个,不过女孩没打算让他继续想下去。
“杰克·斯派罗,我抓住你了。所以为什么不用你那句著名的名言原来跟你的生命说goodbye呢?”玛丽勾起嘴角,展示了一个他从贝克特身上学来,而她自己最满意的冷笑。“你应该记住今天,你们差点就抓到了最伟大的杰克船长。不是吗?”
强调和假笑也不行,这一定是她愚蠢的另一个父亲遗传的。杰克笑的近乎残忍,他并不打算给这女孩什么好脸色。看一想到这是贝克特的女儿他就火大。
“那么美丽而富有智慧的。贝克特小姐您盛装而来,只是为了我这个海盗,荣幸至极。”
“我为生意而来”女孩忽略了他的讽刺,神情依旧傲慢。
“好吧,那你可得跟上帝谈一谈,或者跟我的新女朋友绞刑架小姐说。”杰克眨了眨他可可色的大眼睛,一脸无辜。
“我想我跟上帝谈好了,买下你的灵魂,成为你的新上帝。”女孩亮出她藏在头发中的银色钥匙。“我放你走给你一只船你让我做你的大副。直到我拿到多的足以向我叔叔买下我们俩的性命的财富如何?而在此之前,你若是敢对我打什么歪主意,我相信我叔叔会让你知道厉害的。”
“可以,但是在船上你得听我的。”倒是直接得很,果然那是来自他愚蠢的另一个父亲的。亲爱的,贝克特你女儿我就带走了。
“Aye,captain”

不得不说,那声captain让杰克极其受用。他从没从贝克特口中听过。真有趣,贝克特的女儿果然不同,我爱死这个新上帝了。杰克想到这种想法一直持续到玛丽把他推进浴室,现在决定叫这女孩的教名了。历史真他/妈/惊人的相似。

~~~~~~~~~~~~~~~~~~
时隔多月,我终于开始打算把这个坑给填了。但是新人写文十分的紧张!如果有任何意见,还请提出来。




想吃时尚先锋爱丽丝的粮

前几天去猫咖

女人,求而不得

伊丽莎白在威廉走了之后便开始了一个人的独居生活。她每天抄持家务,抚育孩子。就像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唯一的区别,那就是她一个人住在这小岛上。
无论是当年的贵族风范还是海盗风气都早已不在。 有时候她忙完会坐在窗前。看看大海看看草地。有时候她会想在当初若是没有被杰克救走那现在有可能已经入住坟地成为一具挂着漂亮名字的尸骨,又或许已经嫁给了哪个王公贵族过着富太太的生活。要是当初没有,跟威廉结婚,而是跟杰克继续待在黑珍珠上。那现在会不会也像杰克一样成为传说中的海盗。
可是没有如果,时间已经过去了。她已早不是那一个,青葱岁月的少女。已经变成了一个中年妇女坐在窗前,每天只能回忆操劳的家务。 然后日复一日,等着自己的丈夫归来。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有时候伊丽莎白会想如果她是个男子那么他的生活会不会大大不同。至少她不会坐在这里照顾孩子。 可是,没有如果。她一复一日的坐在这里。看着夕阳下去了又上来又下去又上来。。时间过得飞快 她再次见到了威廉这时候他已经有个九岁大的孩子。 他和威廉互相诉说着对对方的思念。但时间总是不留情的,尤其是在她身上。她又重回那一复一日的做着看着夕阳的日子,即使孩子待在旁边也无济于事。 或许在伊丽莎白嫁给威廉的那一刻,她并没有想到之后的日子会如此不同。她以为她逃开啦那所谓的贵妇生活,她以为她上了海盗船之后一切会截然不同。大家都是日复一日的等着丈夫归来,照顾的着孩子,无法述说身边的思念,回忆着自己的青春。她曾经也意气风发,年少轻狂。不然她就不会离开那栋漂亮的城堡,跑到黑珍珠上去当个水手。可是有什么用呢?无论怎样,她最后还是像一个普通的妇女一样坐在窗前,看着夕阳。 如果说威廉带给她的贵族生活与不同的希望,那杰克这带来的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
如果说伊丽莎白当初答应了杰克的所谓的婚约,那会不会有什么不同。伊丽莎白知道自己是困不住的,所以说她才会离开。而她深知杰克也是关不住的,困不住的。所以那场小小的求婚如果说那能称之为求婚,实际上在伊丽莎白心里扎下了根。
伊丽莎白自己也说不清,她爱的是谁?他爱的究竟是这个人还是爱他身后所带来的自由。伊丽莎白曾经深深唾弃那些贵族女性的庸俗,她觉得她们只为了钱才要困住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自由的价值。可伊丽莎白觉得现在自己错了。那些女性未必不曾爱自由,只是她们并没有像自己有那么好的条件去选,或者说是机遇。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被杰克救起来。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她曾经是个海盗王,现在还是一样的坐在小屋里面大着肚子。等着丈夫归来。

所以说她迷茫了。伊丽莎白在这么长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到迷茫。他甚至在用吻来夺取杰克的信任,让她好把杰克绑在床上的时候,她都没有如此的顾虑过。 杰克说的对,伊丽莎白是个海盗。还在为了夺取想要的不择手段。可伊丽莎白不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她已经跟威廉结婚了,按道理过得很幸福了,可她任觉得有些顾虑。或许她想要的是海盗般的自由。 可她还是跟威廉结婚了。乖乖的坐在小木屋里过着普通妇女的生活。这里没有海,没有船,没有风暴。也没有黄金和冒险。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却无可厚非。 如果伊丽莎白是个男孩,那会不会一切有什么不同?那如果伊丽莎白答应的,捷克的求婚。那是不是以前有什么不同?伊丽莎白很确定自己心里还是爱着杰克的。她甚至不理解那种感情,但她却深深被此吸引。
但命运齿轮转动了,让她先遇到了威廉。
这注定了伊丽莎白求而不得的一生。

亲爱的,你怎么还活着呢?abo

*生子注意!
人在年轻的时候就应该疯狂,因为青春只有一次,永不再来。
卡勒特贝克特先生现在想把说这话的人丢进海里。贝克特勋爵,现在还是先生,看着诊断书上怀有身孕这一项想到。如果这是哪个王孙贵族的孩子,他还能去敲诈一笔。可是这可是海盗的孩子。完了,贝克特形象,这一下子一个子都没有了。凭他对杰克斯派罗的了解对方绝对会千方百计的推脱,并且可能为了这档子事,再也不上岸了,至少不在正规港口上岸了。于是我们,卡内特精明商人贝克特先生开始计算吧孩子生下,还是打掉了。打掉这个孩子,他不仅一无所有,还痛的要死生下这个孩子,他虽然还是痛的要死,但是起码能从杰克船长那里换来一次的罗盘使用权至少有一次。
一年后,一个女婴呱呱落地。贝克特先生,取名为玛丽贝克特。16年后有一位众所周知的贝克特小姐在东印度公司担任首席秘书长。实质上还是撕裂船长在东印度的公司的代言人。人们说他精明干练,如他的搜索贝克特勋爵一样,但有着不同于一般小姐的勇气与冒险精神。听闻他曾向贝克特勋爵申请出海,做一名船长带影,年龄小和女性身份驳回。天晓得那个还未分化的小姑娘怎么会去当海盗,而且哪有海盗的叔叔会是勋爵。 但这一切都在传说中的海盗,来到沉船湾之后结束了。
杰克船长现在身上一个子都没有,在一酒馆靠刷脸拿了只朗姆酒,就被赶出来了,醉醺醺的在街上瞎逛。 这地方治安可真好,杰克扶了扶他的三角帽想到,这个和以前不一样,以前这里可是海盗妓女的天堂就像第二个龟岛。看了那边居然还有士兵在巡逻。等等,士兵哦,希望他没有看到我。但遗憾的是,有一个已经往这边看了过来。上帝呀,你对老杰克可一点都不好。在那士兵以后的时候走过来时。杰克急忙拉着身边的一位小姐把她按到了墙上。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一对亲密无比的情侣。还是不知检点的那种。 。
“很荣幸见到你,杰克斯派罗船长”稚嫩的声音吸引了杰克的注意“不过您就是这样与女孩子打交道的?”
“与美丽的小姐交谈,从来不需要刻意。”杰克回着他身下的姑娘,她有一双漂亮的绿蓝色眼睛。好像在哪里见过。 “您可真有趣”这是杰克再晕过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可他没听到的是“我叔叔会很高兴见到您的。来人,把杰克斯派洛拖走。”

考试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小麻雀赌气说的胸大腰细屁股翘的西班牙大美女

摸了张黑珍珠